追蹤
雷.澳洲流浪者之歌
關於部落格
2009 雷.澳大利亞打工渡假流浪記
  • 130975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按摩師逃兵,煩惱烏雲開始在頭頂聚集。

今天早上Keyne跟我說了Karratha有麥當勞時薪$18的工作,叫我可以去Job Shop看看,keyne已經錄取了。所以早上也有這種想法後,就打算去job shop看看,就沒去按摩店了。


但昨天離開前,我不小心把外套放在店裡,this is a problem。因為我真的不想去按摩店了,但是還要去拿這件外套,真的是蠻尷尬的事。


後來我應徵上Karratha這份工作了,不過Karratha的backpacker並沒有床位可以住,所以我必需要等待有空的床位才能過去。不過這是距離Perth一千多英哩的小鎮,所以還得花不少機票錢。



阿龍和Mavis以及剛到Perth的Mavis朋友 -- Claudy,他們一起去看了一間share house。如果他們打算要住share house,就至少要租一個月,然後之後五月多才打算北上去Broome。當然,阿龍找我一起跟他住,不過我現在就進入了兩難狀態。


因為只有我沒有工作,所以如果我又留在Perth一個月,是真的在做比較無意義的燒錢動作。但另一方面,我實在很捨不得阿龍和Mavis,他們是我最早在Perth認識的好朋友。


晚上回來BW後,和Cynthia、Eric、Mina他們一起討論接下來移動的行程。討論到大家頭頂上都有烏雲,每個人都愁雲慘霧的,對於接下來的移動決定,都不怎麼明朗。


原本想說要一塊去Broome,不過現在又有變數出現了,在這裡,每一天講好的計劃都會馬上有變化,現在他們打算一起買一台車然後移動,所以原本要坐飛機去Broome的計劃又變更了,唉呀,該怎麼辦好?


跟阿龍他們一起,有跟他們一起的好;跟Cynthia他們一塊,也有跟他們一塊兒的好。兩邊都是我在這邊認識的好朋友,現在要捨取,覺得怎麼沒當初一個人來時那麼灑脫了。


後來Ivan回來BW,跟我聊聊天,告訴我一些他對backpacker的想法後,讓我整個撥雲見日!我真的覺得香港朋友的豁達,真的是我需要好好學學的。


今晚要好好想一想了。



補上:

 
Ivan說:


我們現在是backpacker,在澳洲的這一年當一個backpacker我們應該要enjoy在這樣的生活裡,在這裡我們做的每一個決定,不論是今天要決定移動到哪裡去,做什麼工作,都對我們以後回台灣香港之後的現實生活,沒有關聯。既然如此,與其要煩惱,為什麼不開心一點呢?就做自己想做的事,想去哪裡就去哪裡,需要旅費時就找份工作賺錢,沒工作時就好好去玩去看,旅費存到了就往下個地方前進。


不要那麼「愁」囉。


要好好享受這裡的生活,以後回台灣香港後,我們就只能繼續工作個二、三十年,有這樣一年的機會在裡,可以這麼的「任性」,想工作就工作,不想工作就跟老闆說「You're fired!」。






我跟Ivan說,我當初剛來之前,也是想的很灑脫,但在這裡認識了一群朋友後,突然覺得要離開某些朋友時,會很捨不得。他告訴我(Ivan已經在澳洲待過一陣子了,之前在昆士蘭,雪梨,墨爾本,後來回香港,現在又來),剛來澳洲最初認識的一群朋友都是感情最好的,不過大家都難免還是會有不同的行程,但是到了不同的地方,還是會跟當初認識的這些朋友繼續聯絡,問他們在其他地方過的好不好,甚至有機會,還會在澳洲繼續在一起旅行。



當我聽到Ivan說,「我們現在是backpacker」時,其實我的心裡是很震撼的。似乎,我真的忘了我們現在已經成為了一個backpacker,四處為家,哪裡有地方住就背著大包包前進,哪裡有機會,就往哪裡跑。


當人陷入一種環境的圍籠之中時,有時候實在很難看清楚再簡單都不過的道理。



我應該要好好找回最初來這裡的想法,當我回到台灣時,看到台灣熟悉的街景,看到我的家人朋友,回到了台灣現實面那一刻起,其實在澳洲流浪的所有一切,都會變成是一場夢境。所有壞的,失望的,難過的,挫折的,最後都只會轉化為美好的回憶。



每一段旅程都會有開始,也會有結束,精彩的是過程,而不是結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