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雷.澳洲流浪者之歌
關於部落格
2009 雷.澳大利亞打工渡假流浪記
  • 130975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第10天,開始跟自己對話。

除了Swan River的美景曾讓我感動之外,Perth讓我已經沒有什麼期待或者新鮮感,每天都在市區閒晃,中國城晃一晃,圖書館走一走,看久了這裡的亞洲人都在同樣地方行走,遇到台灣人時都會陷入一種「無工作恐慌症」的感染,然後說實話,很少人能不被這種愁雲霧所影響。然後開始,自己也變的不開心了,也感覺到好像真的有那麼淒慘一樣。
 
 
 
今早和Auston在Old Swan Barrack backpacker碰面,在中國城拿了一份澳大利亞時報,週三出刊,裡面有一些的華人工作訊息。拿了筆,開始在不適合的工作上畫叉叉。看到了工作訊息,結果又不知道那個地區是在哪裡,就算知道了,又要怎麼去?一切的一切,因為我並不想久居在這裡的心態開始發酵後,再加上我的Optus餘額只剩下$7,就連電話都不想拿起來打,而且這些工作大部份都是時薪$10上下的華人餐廳黑工。
 
 
我是需要一個人靜一靜,好好思考的時候了,現在正是和自己對話的最好時刻。
 
 
今天用Lucky Dragon卡打回台灣,聽到媽的聲音,這是從出國後第一次聽見。我很想念台灣的一切,在家鄉的每一個成員。
 
 
下午沒有目的也沒有方向的四處亂走,我喜歡逛書店,外國的小說封面每一本都好漂亮,但現在不是買書的時刻。後來走到了Starling Garden,坐在公園裡面想事情,又散步到最高法院後面的一塊大草皮,年輕人在踢著足球,我坐在地上,聽著一個華人的電台,裡面播放著陶吉吉的Angel,然後開始想著在台灣時還沒出發時的生活瑣事。
 


 
 
突然看見了包包裡的那一張統聯從中港轉運站到桃園機場的車票,想到了那天爸送我去坐車,然後開始了之後的這一切旅程。離開家裡到過外生活大約兩個星期了,在國外見到了各種形形色色的人,各種來自不同國家的人,以及各種不同理念不同價值觀但都站在這塊澳大利亞陸地上的台灣打工度假背包客。
 


 
 
有時候我在想,為什麼我要受制於台灣每一個人所認知的「台灣版澳洲打工度假模式」所影響,在這裡絕大多數的台灣人,幾乎都像同一個工廠製造出來的產物一樣,如同我之前說的:大家都逛一樣的背包客棧網站,都看一樣的資訊,都做一樣的事,都去一樣的地方,都吃TAKA,都辦Optus pre-paid電話卡使用Better and Bigger Free call方案送網內300分鐘,都開ANZ銀行戶頭(我開Commonwealth),都到一樣的Job shop找工作,都拿一樣的澳大利亞時報,都窩在同樣的state libaray入口外頭上免費網路或者都到麥當勞不點餐坐在裡面上網。
 
 
這是好事還是壞事?
 
 
好處是,依照這些來走來做,可以做可能最少的錯誤嘗試或者走最短的路徑,但是,這好像以前玩RPG時,買了一本攻略,照著裡面的每一步順序來玩,然後就可以順利過關。要達成一個事件,攻略會告訴你,直接到A村莊找B村民給他C物件然後得到D寶物,但是,樂趣呢?
 
 
我倒覺得,有時候,沒有足夠的資訊,錯誤嘗試,然後自己去修正,最後完成目的,才是一種樂趣的獲得。
 
 
大家辭掉在台灣的工作大老遠跑到澳洲,難道真的只是為了照攻略來玩然後快速度破關的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